为信仰决定生死

燕小承

© 燕小承 | Powered by LOFTER

他突然开始想他2(完结策苍

燕寒带着体型已经有了狼一般大小的斩刀【小狮子】到处逛,原本他离开了苍云后就四海为家,也无甚牵挂。

飘着细雪的西湖美景,红枫似火的枫华谷,领略了纯阳宫长命锁的寓意,看过了四季常春的万花谷的百花齐绽。

朋友不多的燕寒边走边看他以前未曾见过的美景,喝过几壶浊酒,交过几个朋友,当然最多的还是自己一人孤身走过这中原。

而另一边的李迟归也不愿意再呆在这雁门关,他向许多好友询问过是否见到燕寒这个人,却并没有太大收获。最近刚从一个江湖朋友点头之交口中得知燕寒似乎去了阴山大草原。

他谢过,快马飞奔而去,这次不管说什么,都先把人带回来再说。

———————————————
休整了一个多月的燕寒暂时停在了阴山大草原。他觉得真是没有比这个地方更适合放斩刀的了,除了有点热,燕寒褪下玄甲,以手作扇扇了扇风。

把自己的衣物折叠好,在信使处寄了几封信,再附上好玩的东西寄给了雁门关的亲人们。其他的事没有再提。

所以当漫步在大草原优哉游哉的燕寒看见满头大汗在马上喘着粗气的李迟归时,他是想转身就走的,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燕寒转了个方向,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后头气急败坏一声,“站住!”

燕寒无奈,斩刀在不远处撒欢还没过来,大草原另一大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一望无际,连个藏身的地方也没有。

李迟归下了马,走到燕寒面前。眼前人依旧一如分开前,燕寒疑惑的看着他,黑曜石似的眸子里除了不解还有沉静。李迟归看着看着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这么巧?”燕寒受不了他这种露骨的视线,首先偏过头去不去看他,有些狼狈地问道。

“不巧。”李迟归专注盯着他道,他抬起一只手扣住燕寒的下巴,抬起来直视他的眼睛,“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燕寒的神情慢慢从呆楞变得有些愤怒,他抬手一拳直打上李迟归的脸,却被一只盯着他的李迟归轻易攥住用力扭到身体后方。

“李迟归,你把我当什么?”燕寒痛到发抖,却还是咬牙切齿挤出一句。

“滚开!”燕寒没被束缚住的手一推,李迟归皱眉松开了他,微微向后踉跄了一下,很快站住。他看着燕寒招呼来斩刀,一人一狮从他身旁走开。

走出一段距离的燕寒突然听到身后疾驰的马蹄声,没来的及反应就被一双手拽住腰封一扯,身体腾空之际被李迟归抱在怀里上了马,然后李迟归一夹马肚,燕寒一脸晕乎被颠簸一下直直往后撞上李迟归的胸膛。

“你疯了吗?!”燕寒好不容易明白发生了什么吼了李迟归一声,李迟归一挑眉一勒缰绳,里飞沙得了令刹住后蹄,克服惯性作用燕寒并没有去抱住马脖子,反而任由自己失重落下。

李迟归一把搂住燕寒的腰把他抱紧,然后再轻轻一踢里飞沙。

身后跟着一路狂奔差点跑到断气斩刀:??

燕寒也想起了什么,伸手就去推李迟归,李迟归一时不察被他推了个彻底,空中一个后空翻稳妥落地。燕寒自己半摔下马,刚好接住扑过来的斩刀。

李迟归发现燕寒脚崴了之后脸有点黑。

“谁让你这样下马的?”

燕寒抱着四只脚跑得有点抽搐的斩刀,轻轻捏着它的爪爪,翻着白眼不予理会。

最后李迟归还是带着燕寒带着斩刀骑马回了雁门关。又一次回了雁门关里熟悉的家,李迟归却觉得这次能安睡了,毕竟让他心安的人的的确确回来了。
—————————————————
安稳了几天的李迟归有些憋不住自己了,闲着没有打架,天天和崴了脚的燕寒大眼瞪小眼,有时燕寒甚至不愿意看自己,宁可去看小狮子。这着实让李迟归有些气闷。

有天下午,闲着实在要发霉的李迟归提着枪偷偷溜出家门。

等到身上负了不少伤,霭月新升,身边同样受伤的同伴笑着问他,“哟,疯狗怎么还不回去?”李迟归才觉得自己似乎又要完蛋了。
—————————

身旁是一个道长扶着自己,李迟归等到了家门口轻咳几声,把手从道长肩上抽下,又装模作样整理了一下身上。

“喂,看不出来有伤吧。”李迟归小心翼翼。

“看得出来就有鬼了。”道长翻白眼道。

“那我敲门了。”

“....去。”

李迟归刚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燕寒双手抱臂冷眼瞧着门外两人,斩刀在他脚边转来转去。

道长:“......”
李迟归:“......”

“道长要进来坐坐么?”燕寒选择性无视李迟归,颇有礼貌的询问这个燕云道长。

道长一个劲摆手,“贫道有事,先撤先撤。”转身一个梯云纵离去。

李迟归:....你这没义气的。

燕寒看也不看李迟归,一瘸一拐的走进房间里,李迟归几次想要扶他进去都被燕寒甩开,心惊胆战看着他一拐一拐的走。

燕寒拿了回来那天背着李迟归偷偷准备的绷带,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他指着床:“上去。”

李迟归乖乖躺下。

燕寒像以前那样去给他上药,看见被衣服遮得严严实实的伤口,有些甚至和衣物融在一起,他脸色更难看了些。李迟归看着他的脸色小声说,“不想让你担心。”

“你这样我不担心了吗?!”燕寒反应大了些,直接站起,脚底一抽一股钻心的疼。李迟归直接把险些歪倒的人抱在怀里,一起躺倒在床上。

燕寒呲牙咧嘴的攥着手心。

李迟归的手扣住他的手,慢慢十指交握。脸色煞白,疼得鼻尖冒汗的燕寒半眯了眼,李迟归温柔的吻上他紧咬的嘴唇,舌尖舔舐他的唇角,也强硬的把他整个人往怀里塞。

燕寒瞪大眼任由他搜刮干净。惊的半晌说不出话。这是第一次李迟归主动亲近燕寒。然后李迟归亲了亲他的鼻尖,心情大好,“来,睡觉。”

事后好了的李迟归被好了的燕寒追着打了大半个苍云堡。
———————————————
李迟归:媳妇儿我们商量个事儿。
燕寒:说。
李迟归:斩刀它...
燕寒:没得说。
李迟归:......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