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信仰决定生死

山有木兮

© 山有木兮 | Powered by LOFTER

你们还没有放弃我吗?

他突然开始想他2(完结策苍

燕寒带着体型已经有了狼一般大小的斩刀【小狮子】到处逛,原本他离开了苍云后就四海为家,也无甚牵挂。

飘着细雪的西湖美景,红枫似火的枫华谷,领略了纯阳宫长命锁的寓意,看过了四季常春的万花谷的百花齐绽。

朋友不多的燕寒边走边看他以前未曾见过的美景,喝过几壶浊酒,交过几个朋友,当然最多的还是自己一人孤身走过这中原。

而另一边的李迟归也不愿意再呆在这雁门关,他向许多好友询问过是否见到燕寒这个人,却并没有太大收获。最近刚从一个江湖朋友点头之交口中得知燕寒似乎去了阴山大草原。

他谢过,快马飞奔而去,这次不管说什么,都先把人带回来再说。

———————————————
休整了一个多月的燕寒暂时停在了阴山大草原。他觉得真是...

【巍澜】多汁动物 *R21

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全文1w1k+      9k车    *PWP
*触手play 抱草 巨咚X纸片人 *哭唧唧预警

不要骂我!
——

自从轮回建成,鬼族彻底偃旗息鼓了几年,世上一片太平。

大学路9号的下班时间要依照龙城大学的下课时间算,偶尔有个晚课,一众妖魔鬼怪神仙圣人闲得发慌,有恋爱可谈的还能白日宣个淫打发时间,其余的整天唯一能干的就是陪孤魂野鬼打麻将,偶尔关照一下被赵云澜养得歪瓜裂枣的一院子瓜果蔬菜。

所以当有案子报上来的时候,特调处集体人员表现出了空前绝后的积极。

最后商讨的结果是集体出动,林静扛着他越来越先进的单反设备,小郭被众人...

他突然开始想他1【策苍

死情缘是燕寒提出来的,就像当初他当时提出来那样,就那么一说,十分随意。随意到根本没让李迟归把这当回事,更别说他们本来就不合拍。
————————————————

李迟归每天去外面和朋友们打架,不到日薄西山根本不想回来。燕寒每次冷着一张脸给李迟归上药,李迟归也黑着脸,呲牙咧嘴,就不肯服软。

“你要是看不惯当初说情缘作什么。”李迟归眉头紧皱,低气压道。

燕寒听了脸色更臭,使劲一提绷带,不管李迟归突然爆出的脏话,直接果断打了个死结。

收拾好药箱,燕寒把饭菜往桌上一放就抱着小狮子出门去了。饭菜尚温,李迟归抓了抓头,烦躁的踹了一脚脚边的箱子。最后还是端起了饭吃了起来。

掐准了时间一样,他刚放下筷子,燕寒就走了进来。...

我想讲个童话【策苍】1

Part 1
郭大宝背着碎银漫步在跑商路上,绿草茵茵的小路两旁空空荡荡,没有友军也没有敌袭。

他无聊的随意舞动长枪来了个战八方,想着这路上终究是太凄凉。

把碎银往上一摆,眼神无聊往前一撇,看见熟悉的黑色盔甲,心下不由得一喜。

哎呀,有友军。

郭大宝不禁加快了步伐,往前走几步发现是苍云女军,又有些小失落。

郭大宝正想上去打个招呼,却没看见燕护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郭大宝被飞来的盾砸晕的那一瞬间想着,这和剧本说的不太一样。

燕护把他的碎银埋了起来,轻轻松松把郭大宝连人带枪扛在肩上,甩着大轻功回了风雪交加的雁门关。

——————————————————
燕顾承把唐简羽搓的机关和箭翎收拾好,又把棂阆乱滚的灵蛇蛋拎回了温暖的...

山河无忧(填词/除霸刀外全门派BE)

想唱

解倾寒:

大概是剑三除霸刀外全门派cp群像BE无差,cp有佛秀,策藏,花羊,丐明,唐毒,苍歌,有BG,GL,BL
以及感谢成镜的赐名
—————————————————
山河无忧
曲:《白石溪》
词:解倾寒


【念白】(极大的雨声)
花玟秀(秀姐):大师放心,我不会再来纠缠了,如今家国有难,我秀坊女儿也不能置身事外,明天我就要和姐妹们去长安了……都说佛渡众生,奈何我佛不渡我。
了相(大师):姑娘此去,珍重。


【歌词】(佛秀)
剑舞城倾 天下名动
偏念佛前 琉璃心宿
长安怎留 血染云袖
经纶为祈 来世无忧


【念白】
叶衡(二少):我藏剑...

我所遇到的风花雪月,你最决绝

干柴烈火1

羊苍。(秦云*燕熙)

小秦云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抱着残破不堪的剑,不置一词。

燕熙蹲下来看着眼前还不到他膝盖的小孩,叹了口气。

他俩在一片断壁残垣之中十分显眼。大火依旧在熊熊燃烧,燕熙看着撅着脸但忍住快要哭出来的秦云,伸手把人抱起来,一步一步的离开这片废墟。

鲜血与呻吟一直萦绕在他们身边。

“你想去哪里?”燕熙直视前方,轻声问道。

“我要为爹娘报仇!”秦云道。“我要杀掉所有的妖怪!”

燕熙的脚步顿了一下,但很快继续往前走去,“那我送你去纯阳宫吧,我有好友在那,你可以在那学功夫。”

“你呢?”秦云抬头看这个爹爹的好友。

“我?”燕熙低笑,“四海为家,任游五岳。”

小雨渐渐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燕熙撑开伞,抱着小小的秦...

青丘再见2【信白云亮】

谢谢小天使阅读w
————————————
韩信从龙宫醒来,一切如常,什么都没发生变化。

一个人的早餐,一个人束发,一个人练枪,一个人饮茶,一个人看文案,似乎没有任何不对劲,龙宫的仆人对此没有任何异议,他们只负责侍奉他们的主子,不理其他。

天光乍晓,韩信神色淡漠,自己并不喜欢看景,但他觉得他控制不住自己来看着晨日。

他从清晨醒来,蟪蛄螟蛉的鸣叫在偌大冷清的龙宫十分惹人瞩目。

没心情再睡下去,只好替自己扎好利索的马尾,只拢好薄薄一件便出了门去。出门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天街与人界的交界处,那里的朝阳橙黄刺目。

他不明白这种自虐的动作是为了什么,可他近乎偏执的望着那一轮红日,似乎哪里有他最终的答案,尽管它刺眼得几乎令...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