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信仰决定生死

燕小承

© 燕小承 | Powered by LOFTER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10(酒茨)

最近春困犯了.
————————————————

第二天夜叉起的比较早,他被大片大片的羽毛被遮盖,闷的有些透不过气。

努力伸出小手,摆动着脚,把被子踢开了些,再翻了个身爬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布置温馨的房间,旁边放了好些娃娃。

“姑姑?”

姑获鸟开了门,将早餐放在地上,扶了扶自己的帽檐,面带微笑道:“夜叉起来吃早饭了哦。”

夜叉摆头,“我要去找娘亲!”

“乖宝宝吃了再...”

“我要娘亲!呜哇!”

不得已,姑获鸟将撒泼耍赖的某妖带到了茨木门口,把早餐也递了过去,“饿了记得吃一些,千万别饿着,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夜叉乖乖的点头,“谢谢姑姑!”

远去的姑获鸟一手抹泪一手捂心脏感慨:“宝宝都是世界的财富!!”

———————————————
夜叉看姑获鸟走远了,卸下笑脸转眼就开了门,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昏暗的房间里,只看见有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呼一吸,被褥上下起伏。

夜叉眼睛一亮,“娘亲娘亲!”一路蹦跶着就过去了,“咻”的一下就钻到被窝里人的怀里。

“唔...”茨木迷迷糊糊的,怀里就多了一只毛茸茸的棕团子。是挚友样子的小抱枕吗?挚友..挚友..

伸手把团子抱得更近了些,又把脸埋了进去胡乱蹭了蹭。

“挚友..”茨木喃喃道,又睡了过去。

哇,娘亲身上好香香。夜叉乖巧的在茨木怀里缩成一团,周身都是令人神往的气息,暖呼呼的,熏来了睡意。

夜叉眼皮子上下打架,不管啦,娘亲也在就再睡一会吧。
——————————————
“早啊,鬼王大人。”樱花礼貌的朝酒吞打着招呼。

酒吞点头以示回应,一路上遇见了大大小小的妖怪,都礼貌的朝他打招呼,不知不觉竟走到了红叶屋前。

“哟嚯,鬼王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红叶懒懒的倚在门前,红红的指甲打着转的绕着自己的长发。

酒吞抽了抽眼角,眼前这位...

红叶一早束上了男子发饰,将自己的形体化为男子模样,细细打扮一番,也不失半分姿色,却是更有丝英气。

“你这是?”酒吞抱臂。

“只是想要茨木大人...”细看之下红叶竟有几分羞涩。

“不行。”鬼王的语气一下低了下来。

“喂,死酒鬼,这个你可说了不算。”红叶不满,“这个要看茨木他自己怎么做。”

酒吞没有听他继续说下去,转身便走。脑子有些混乱,
红叶怎么突然对茨木..?
茨木....
茨木!!

他吧唧一下就撞到了人,童女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还没看清撞到她的人,那人就像一阵风一样的跑掉了,好疼哦!

童女挥动着小翅膀,来到了红叶屋前,依旧是那身装扮。童女小心翼翼地问:“红叶哥哥,真的要这么做吗?”

“那当然!谁人不知罗生门之鬼擅舞,只要茨木肯和我一起,一切都不是问题!”

“可是..可是...”童女看起来还是有所顾忌。

“没有可是!一切都是为了晴明sama的玩偶!”红叶激动的比舞着手。

可是红叶哥哥,跳舞比赛这种事情,不好吧...童女默默内心吐槽。

红叶一想到晴明的超大玩偶就内心激动的平复不下来。
————————————————
酒吞的脑子开的脑洞越来越大,他直直走到茨木房间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茨木刚起来了,正在帮夜叉梳头发。

夜叉在他怀里蹦跶来蹦哒去,也没见茨木发火。他双手纨住夜叉发尾,嘴里咬着梳子,听见门被推动的声音,茨木回了头。

酒吞没听见往常的声音,但是看见了茨木笑眯起来的眼睛。

屋外樱树风声起,屋内一派宁和气氛。

酒吞走过去,鬼使神差将他嘴里梳子取下,指腹擦过那人嘴角,很柔软,一点也不像平时他那令敌人惧怕的魄力。

茨木微微震惊,却很快笑道,“早安,吾的挚友。”屋外阳光被窗柩切碎铺洒开来,洒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如星如灵。

宛如天使。

酒吞却又嗤笑一声,他们本为妖鬼,又如何来的这般说法。

又想起了那群女人给茨木们的统一称号都为小天使。

夜叉早已不满被二人无视,他抬头,可怜巴巴扯着茨木的袖子,“娘亲我好饿。”眼里一片水光。

茨木点头,“挚友可用过早饭了?”

酒吞摇头。

“吾去拿吧,你们在这里等吾。”

酒吞刚从红叶那里扑腾而上的火气立刻就被扑灭了。

茨木站起身,宽大衣带飘扬在后。

酒吞心里一紧,立刻拉住了他的鬼手。看着茨木不解看着他,他咬牙,“不管..不管红叶说什么,你也不能答应他。”

茨木本以为他开玩笑,正想打着哈哈就这么答应过去。四目相对时,却看见对方幽紫的眼瞳认真的,深深的看着自己,彷佛要把自己看穿。

茨木面上一红,结巴道:“知..知道了吾友..”趁对方放开那一瞬间,推开门落荒而逃。

酒吞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脸上也显了一圈红晕。该死,我都在说什么..酒吞扶额。

酒吞在屋里慢慢坐下,一手掩面

茨木在拐角处慢慢蹲下,双手半捂着脸

酒吞:那家伙的反应怎么那么可爱。

茨木:呜呜呜挚友好帅要把持不住了。

————————————————
用早饭时,茨木一直低着头埋头苦吃,一句话也不敢说,吃完就跑。

夜叉哒哒哒跟在他后面也是到处跑。

酒吞无奈,看着他们满庭院的走。

这时晴明突然走了进来,又带来了几个御魂,“茨木。”他招手。

“最近隔壁的酒吞在忙着带小茨球,所以没时间去刷本,你的御魂可能...”

“没关系。”茨木轻声说。

这边小声说着,那边的酒吞可是费了心思在听。御魂?御魂...?他从未关注过茨木的御魂套,只知道他能带好小式神和白球球就够了。

他的心里有些闷,他仰头又喝下一碗酒。再放下酒碗时,发现茨木身边赫然换了一个人。

晴明离开了,红叶跟来了。

红叶依旧是男儿身的装扮,他低头,不知在茨木耳边嘀嘀咕咕说些什么,茨木的表情有些为难,红叶..红叶居然抱着茨木的手撒娇?!!

“啪”的一声,酒吞手中酒碗光荣殉职。夜叉也就算了,隔壁酒吞都等到自己爱人了,红叶又是怎么回事?

酒吞心中的火烧的更旺了。

“吾..吾在考虑一下。”

酒吞听见茨木这样回答,宛如在寒冬里被人泼了一盆冰水渣子,他一言不发。

红叶雀跃着走了,茨木朝他走来,酒吞内心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他甚至有一丝烦躁。

评论(33)
热度(292)